弃核终战经济:各方博弈下“文金会”成败之数如何

2018年09月20日 10:23:14 来源:沧州社区

  原标题:弃核、终战、经济:各方利益博弈下的“文金会”成败之数如何

金正恩迎接文在寅。视觉中国 图

  9月18日,韩国总统文在寅和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在平壤开始了他们自今年4月以来的第三次会晤。

  自韩国建国以来,朝鲜半岛南北的最高领导人最早一次会面是2000年金大中总统在任之时,第二次是2007年卢武铉总统在任之时。和这两次南北首脑会谈相比,9月18日到20日举行的第三次‘文金会’的意义和特点有着显著的不同。

  

  首先,之前的两次会谈都是在总统任期的中后期实现的,而文在寅则在5年任期前16个月已经举行了三次“文金会”。

  第二,南北首脑间会谈与相互联系实现常态化、制度化(9月14日,朝韩双方在开城工业园内举行韩朝共同联络事务所启动仪式)。

  第三,韩国通过与朝鲜的和平合作,比如基础设施建设和铁路建设等,朝着开拓“欧亚大陆”新经济领土的方向迈进。这并不是把南北经济合作局限在发展对朝政策项目,而是通过与韩国国内经济联动,甚至利用“新北方政策”,来强化与中国的“一带一路”和与俄罗斯经济合作的战略。

  第四,和朝鲜关系的改善与发展不仅仅是韩国政府对朝政策的一环,也就是文在寅政府重点促进的国家发展战略的“国策”。

  第五,作为南北经济合作的大前提,在“朝鲜半岛无核化”问题的解决上,韩国并不是作为直接当事人站在朝鲜的对立面,而是在朝鲜和美国之间扮演“中介者”的角色。

  通过“文金会”可以确认文在寅政府对朝政策的主要意义和特点,这可归结为文在寅的“朝鲜半岛司机论”。这里的重点在于,韩国希望站在掌握方向盘的司机的立场,在驶向“朝鲜半岛的和平与繁荣”的目的地时,努力确保不让朝美关系的发展中断。

  为了实现该目标,文在寅上台以后一直到目前为止对朝鲜没有直接提及与朝核问题有关的具体措施,而是在朝美之间主动扮演者“中介者”的角色,另一方面继续通过“南北经济合作”与朝鲜接触,积累相互信任。其次,“无核化”的实际实现需要通过美国与朝鲜直接对话来完成。即使在朝鲜无核化过程中朝美关系发生迂回曲折,韩国也不会放弃或停止其已经走过的路程,但也不会重蹈过去的覆辙、沿袭以往的弊端,而是通过“南北经济合作”这一张“软牌”(soft card),为朝鲜和美国提供继续接触的机会,不让朝鲜半岛走向和平与繁荣的进程止步。

  韩国的这种政策在此次平壤会谈中的体现,就是文在寅从三个方面提出第三次“文金会”深入讨论的议题。第一,南北关系的改善与发展(南北经济合作与民间交流)。第二,为实现朝鲜半岛无核化,促进朝美对话,并对此发挥中介作用。第三,结束南北间的军事紧张和战争威胁(“终战宣言”)。

  一言蔽之,这次“文金会”平壤会谈的大主题,可以归结为“朝鲜半岛的和平繁荣与无核化”。

  

  对于韩国来说,此次会谈的关键是“朝鲜半岛无核化”问题,特别是文在寅在首脑会谈上能够提出多少具体的与朝核问题相关的措施,这是此次会谈最重要的内容,也将决定此次平壤会谈的成败。例如,与朝鲜就核相关物品(技术资料、核物质、核弹头、核设施和导弹等)的清单和申报,以及无核化的时间表进行协商,并形成明文化的协议。根据平壤会谈结果,才能进一步观察此后朝美第二次首脑会谈等朝美接触是否能顺利展开。

  然而,从朝鲜的立场上看,这次平壤会谈的关键是 “终战宣言”,并且可能提议韩国就此问题劝说美国,即:没有终战宣言就无法实现无核化。朝鲜认为无核化的先决条件是“终战宣言”。第二,朝鲜认为朝鲜半岛无核化谈判的直接当事者是朝美双方,在这个问题上,很可能最大程度避免和文在寅提及有关具体措施。第三,在国际社会对朝制裁还没有完全消除的情况下,朝鲜为了自身经济发展,很可能向韩国提及4月27日发表的《板门店宣言》,以“南北经济合作”为重点和韩国政府进行讨论和协商的可能性很高。

  因此,这次平壤会谈在实现朝鲜半岛无核化的具体协商中 ,韩国对自己该持怎样立场会相当困惑。另外,作为朝美的“中介者”,韩国追求的“朝鲜半岛司机论”所面临的最关键的困难在于,美朝双方如《庄子》中所说的那样“彼亦一是非,此亦一是非”,“以是其所非而非其所是”,各自坚持以自己所“是”(正确)来否认对方所“是”。美国对朝鲜的要求是“先无核化,后终战宣言”,而朝鲜对美国的要求是“先终战宣言,后无核化”,在这两种完全相反的要求中间,如何让朝美互相都能够满意,把朝鲜半岛无核化进程重新拉回正常的轨道?

  朝鲜半岛无核化问题长期无法解决的重要原因,首先在于朝鲜半岛有关当事国之间缺乏政治互信;其次,对朝鲜是否真的可以造出核武器的过低评价,结果朝鲜真的研发出了核武器;第三,有关国家,比如美国,并不将解决朝核问题作为目的,而是以其为杠杆,作为牵制其他国家的手段。

  但是,就连现在研发并持有核武的朝鲜也在国际社会上公开赞成实现“朝鲜半岛无核化”。这样的话,问题的答案反而更简单。相关国家应该跳出“彼亦一是非,此亦一是非”的小格局,为了实现朝鲜半岛有关当事国都赞成的“朝鲜半岛无核化”目标,各国应该建立有连带保证的朝鲜半岛“集体安保体制”。否则,朝核问题在目前形势下若仍然久拖不决,其产生的负担将越来越大,并落到朝鲜半岛有关各当事国头上。

  朝鲜半岛周边的东北亚国家是“生死存亡之一体的共同体”,以朝鲜半岛无核化的实现为契机,可以成为一起建设和平与繁荣的未来的真正伙伴。朝着实现“朝鲜半岛无核化”这一共同的(所有当事国都已同意的)一个目标,相关当事国家需要倾力合作。希望文在寅政府的“朝鲜半岛司机论”也朝这一方向继续前进。

  (作者是韩国籍学者,博士,上海交通大学国际与公共事务学院韩国研究中心执行副主任)

张申

责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