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湖北城市新闻: 宜昌 黄石 襄阳 十堰 荆州 荆门 鄂州 孝感 黄冈 咸宁 随州 恩施 五柳小舍
首页 > 武汉 > 历史人物 > 正文内容

拍场一瞥︱从顾廷龙致蔡耕信札中看文人交游

2017-04-03 11:46:07  责任编辑:武汉新闻网  来源:http://www.whfjk.com/  
拍场一瞥︱从顾廷龙致蔡耕信札中看文人交游 耕兄:

昨获电谈,虽差面谈一等,可喜之至!吾有一事救(求)教,便请见告。鲁迅尝有序文,请魏建功先生写,而不请钱玄同先生写,大意说钱先生字太漂亮,而魏先生字较质朴。不记清(记不清)原文如何?在那(哪)一信中?敬烦指示,为盼!

                                 龙上 十二,十一

顾廷龙致蔡耕信及信封

这是1995年12月11日顾廷龙写给蔡耕的信。顾廷龙生于1904年,其时年过九旬,虽偶有错字,但笔下不显老态。得信者蔡耕,1929年生于江苏宝应(今属扬州),毕业于中国新闻专科学校,1949年后任上海陆行中学教员,后调任上海文艺出版社任编辑。关于两人交往,由蔡著《茶熟香温三集》中“顾廷龙”条目可知,始于上世纪五十年代。顾老就任上海图书馆馆长之前,曾任上海私立合众图书馆总干事,当时合众恭迎新社会,特主办革命图书资料展,蔡耕当过文林书屋店员,又素来喜欢旧书,曾藏有上海复社版《西行漫记》等书,遂主动提出借展。面对进步青年如此热心举动,顾先生当然是欢迎的。

蔡耕著《茶熟香温三集》

其后运动不断,两人虽同在上海,见面稀少。1972年,顾老欲临写《封龙山颂》,想起曾在唐云处见过拓本,于是委托蔡耕借阅。

顾廷龙致唐云

顾晚年由其公子诵芬先生迎养于京,蔡耕曾登门拜访。

蔡耕吾兄:

多年不见,乃承枉顾京寓,无任快慰!观泉先生为我代购《文字学》越一、二日即到,感谢之至!我拟最近旋沪,主要想将《尚书文字合编》定稿,以冀早日成书。

在舍摄留照片,可资纪念!兹特寄上,请查收,为荷!

匆复,祗请著安!

                      顾廷龙上

                          5.15

顾廷龙致蔡耕

此信未注明年份,信中的“观泉先生”是王观泉。王先生于2002年在《文汇报》发表《巧识顾廷龙先生》一文,正巧谈及此事。那是1994年4月,王先生去北京探望顾老,顾老虽略显苍老,但依然精神饱满,谈吐明晰。他说目前最想完成的是早在燕京大学时就已开始但时断时续了几十年的《尚书古文字合编》,遗憾的是手头缺一部商务印书馆版《文字学概要》作考查。王观泉认识商务馆汉语组的一位朋友,代为觅到。由此也可知此信写于1994年。

蔡先生友朋信札多有散出,以收藏家、鉴定家论,坊间可见王世襄,朱家溍,史树青,杨仁恺诸位。

王世襄、朱家溍、史树青、杨仁恺致蔡耕信及部分信封

回到文首的信中。顾老信中言及“鲁迅尝有序文,请魏建功先生写,而不请钱玄同先生写”,倒是抖落出一段往事。所谓序文,指《北平笺谱》序,由鲁迅撰文,魏建功手书上板。老师布置任务,学生无有不从,魏建功把目录也毕恭毕敬誊抄了一遍,但落款却署名“天行山鬼”。魏字天行,“天行山鬼”后来广为人知,但于此很可能是首次使用,这就不得不提到钱玄同先生了。

魏建功书《北平笺谱》序

首提此事的是1933年11月3日鲁迅致郑振铎信:“但我只不赞成钱玄同,因其议论虽多而高,字却俗媚入骨也。”而对此间瓜葛说得最明白不过的,是同年12月27日夜鲁迅致台静农信。当时关于写序之事已有传说,迅翁对台静农倒是无话不谈,直言“金公”,也就是钱玄同,“夸而懒,又高自位置,托以小事,能拖延至一年半载不报,而其字实俗媚入骨,无足观,犯不着向悭吝人乞烂铅钱也。”

鲁钱当年已交恶若此,这就让身为弟子的魏建功很难办了。魏建功在北大读书时,曾因盲诗人爱罗先珂批评了同学演出的话剧,而写了一篇反批评的《不敢“盲从”》。魏也是年少气盛,以标题而言,就大大的嘲笑了爱罗先珂的生理缺陷。这引来鲁迅大加斥责,写了《看了魏建功君的〈不敢盲从〉以后的几句声明》,刊于《晨报》副刊上,但后来并未收入杂文集。不过后来《鲁迅全集》连同魏建功的原文一并收入,让我们得悉此事。

鲁迅译爱罗先珂《桃色的云》

老师震怒,魏建功想必极为过意不去。通过孙伏园引见,魏登门道歉,也就此开始了与鲁迅的交往。鲁迅日记中提到魏建功多达十六处。到了1932年鲁迅回北平小住,师生之间已熟稔,《两地书》中提到:“晚上来了两个人,一个是忙于翻检电码之台静农,一个是帮我校过《唐宋传奇集》之建功,同吃晚饭,谈得很为畅快。”此后写序,也是水到渠成。而魏建功抄录鲁迅文字也不尽于此, 1957年第二十九期《文艺报》曾发表魏建功《关于鲁迅先生旧体诗木刻事及其他》一文,他写到,“我依据景宋钞稿用朝鲜纸写成一个卷子……静农先期自青岛来住我家,录了一个副本,七七事变起,景宋不能北来,静农匆匆南行”,此事遂中断。“1948年我回大陆,由台湾经过上海,把手钞氏卷丢失了”,实际上这个卷子仍留在台湾,后来江苏教育出版社1996年印行《鲁迅先生诗存》影印长卷一册,就是以此为底本。

天行山鬼印

魏建功与钱玄同,也许较与迅翁之间关系更为密切。邓云乡有题为《钱玄同手札》的小文,言及他收藏了一部《先师吴兴钱玄同先生手札》,此手札底本即为魏建功提供,来熏阁书庄1947年石印,虽然只是薄薄一本,却是白棉纸影印了钱先生的二三十封信,连信封也影印了下来。第一封信就是谈为魏著《古音系研究》撰写序言的事:“建功我兄:大著古音系研究印成已多日,而拙序迄未交卷,可胜渐悚……目眚未瘳,精神仍惫,伏案不及一小时,辄觉头重,心悸手颤,暂时不能用脑,现在只好请兄见谅……弟病愈必当补作此序,得于大著再版时补印入册,则幸甚矣……”此信写于民国二十四年三月十四日,距当初郑振铎向鲁迅建议由钱玄同写序不足一年半的时间,鲁迅菲薄的“拖延至一年半载不报”,由此得知,想来更多是钱玄同身体不济吧。

魏建功及其所著《古音系研究》

鲁迅与钱玄同的交往,此处不再赘述,大约是1926年前极为密切,鲁迅南下厦门后疏于往来,乃至关系恶化。信札还是能提供最鲜活的素材,《两地书》中1929年5月25日致许广平,提到与钱玄同在孔德学校偶遇,鲁迅眼中的钱,已经是“胖滑有加,叨叨如故,时光可惜,默不与谈”。沈尹默的回忆更丰富些,钱玄同看到桌上“周树人”的名片,问:“你现在又用三个字的名片了?”鲁迅不假思索地答道:“我从来不用四个字的名片。”钱玄同主张废姓,曾用“疑古玄同”署名,这一次老友重逢,想来“金公”本是搭讪,不想反击如此激烈,于是也不作声了。

《北平笺谱》历来被视作鲁迅抢救传统文化之典型,也常常用来称颂鲁迅与郑振铎的友谊,但鲁迅写给年轻人的信中对郑倒也不无牢骚。还是回到1933年12月27日鲁迅致台静农那封信:“《北平笺谱》竟能卖尽,殊出意料,我所约尚有余,当留下一部,其款亦不必送西三条寓,当于交书时再算账耳。印书小事,而郑君乃作如此风度,似少涵养,至于问事不报,则往往有之,盖不独对于靖兄为然也。”其中提到的“西三条寓”,查《鲁迅日记》可知为1929年4月29日租下的西三条胡同二十二号白木匠三间北屋,原来是郑振铎自作主张把盈利送到朱安那儿了,不算什么大事,但涉及家事毕竟不快。联系之前郑振铎建议钱序之事,“少涵养”言重了,欠思量倒是一定的。

《北平笺谱》

钱、魏书法,究竟孰优孰劣?两人都是古文字、古音韵专家,都善于写这种字体,很难分雅俗,找两个圈内人的评价吧。黄裳在《天行山鬼》中说,“魏建功是学钱玄同的,但较健拔英挺,不像钱玄同那样肥得近于瘫痪,鲁迅的评论还是有道理的”。张中行也说,“钱先生继承邓石如以来的传统,用北碑的笔意写行草,飘洒流利;用隶笔而更像北朝的写经,功力都很深。魏先生是隶意而多于写经,更刚劲锋利,可谓青出于蓝”。看来鲁迅的选择,虽与臧否人物有关,但也不失眼光。

钱玄同致魏建功信

至于《北平笺谱》,几十年后已成文物。邓云乡提及曾欲观之,先找贾植芳,复旦大学图书馆没有,上海图书馆善本部也没有,心想鲁迅纪念馆一定有,打电话问,言明只在馆中看,能够看二三十分钟也好。不想回答十分干脆:不借,要有领导批示,展品一动便要消毒。最后找到了前头的受信人蔡耕,在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的资料室里,总算看到了这部“与唐版媲美”的宝书。世界就是这么奇妙,绕了一圈,又回到了原点。

顾廷龙与蔡耕,引自《茶熟香温三集》

本文承李东元老师辑录资料,outman修图,在此一并致谢。

声明:武汉新闻网(www.whfjk.com)24小时提供武汉最新的新闻资讯,武汉每天不一样。

我要评论

热门图文

  • 阿弥陀佛的故事一书解读
    阿弥陀佛的故事一书解读

    阿弥陀佛的故事阿弥陀佛,是西方极乐世界净土的教主,阿弥陀佛又叫做无量光佛、无量寿佛。有佛教经书记载,阿弥陀佛是诸佛之一,他的名号叫“阿弥陀”。对于阿弥陀佛的故事感兴趣的人,可以前往书店购买《阿弥陀佛的故事》这本书。阿弥陀佛的故事《无量寿经》中有记载:在很多个劫以前,在世自在王佛的世界中,有一位国王听了佛的说法之后,心中甚是欢喜,心中对菩提感到十分向往,便索性...

  • 女娲后人究竟是哪些人
    女娲后人究竟是哪些人

    女娲后人女娲是传说中上古大神,具有非凡的神力和善良的心肠,为了拯救人类做了许多的事情。那么既然是神那么女娲有没有后人呢?女娲后人又是谁?《仙剑奇侠传》女娲后人剧照·赵灵儿其实说起来,女娲后人并不是单独指的某个人,而是说的是女娲氏族,在这族人当中还有一个是最为重要和特殊的,人们常常说的女娲...

  • 画作韩熙载夜宴图表达了主人公什么心情
    画作韩熙载夜宴图表达了主人公什么

    韩熙载夜宴图表达了主人公什么心情韩熙载夜宴图是五代画家顾闳中的经典画作,图中表达了南唐官员韩熙载家中夜宴的场景。既然名为韩熙载夜宴图,那么主人公就是“韩熙载”。这幅画卷共由五部分组成,每一个部分都有韩熙载。韩熙载画像按说,主人举办夜宴应该是愉快的心情,但从画卷韩熙载神情来看,韩熙载心事重重,仿佛自己的心思并没有在宴会上。那么,韩熙载夜宴图表达了主人公什么心情呢?其实,最难以捉摸的便是韩熙载心...

  • 包青天中的王朝马汉是谁 历史上有王朝马汉吗
    包青天中的王朝马汉是谁 历史上有

    包青天王朝马汉包青天王朝马汉是什么关系呢?王朝马汉两人一直跟随在包拯的身边。有人说他们是侍卫,有人说是衙役,其实这两种说法都对,只是都不全面,这两人实际是包拯的长随。王朝马汉剧照一般来说长随是属于仆从类的,主要负责出看门,管理仓库等杂物。而王朝马汉两位的工作内容与这些不太一样,更多的是衙役上的一些工作。日常来说他们也是要做一些杂七杂八的工作,升堂的时候需要负责站班...

  • 唐朝著名政治家褚遂良怎么死的
    唐朝著名政治家褚遂良怎么死的

    褚遂良怎么死的?褚遂良由魏征推荐,深受李世民器重,一直做到了中书令,是后魏征时期,唐代政坛举足轻重的大臣。褚遂良画像唐太宗李世民在弥留之际,将长孙无忌和褚遂良召入寝宫,将李治托付给二人。还对李治说,有长孙无忌和褚遂良在,国家大事就...